他的命是医生给的 他的医生梦是淮北人给的 ——记市人医原内科主任医师宗伟钧

2018-12-29

      47年前,他摸黑来到淮北

      1971年3月初,刚满20岁的宗伟钧响应领袖下乡号召,从繁华的大上海乘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达符离集,而后换乘小火车,一路颠簸来到淮北火车站。刚一下车,他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——车站奇小不说,眼前还一片漆黑。原来,当晚正赶上淮北大停电。尽管在上海动身前,宗伟钧已对下放地——淮北市相山公社西城大队的条件的艰苦性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这一景象还是让年轻的他始料未及。心,不禁一下子凉了半截——天呐!这里就是我未来要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吗?惊魂甫定,凑着检票口闪烁而微弱的烛光,宗伟钧验票出站,拎着行囊,心情茫然,满怀忐忑,深一脚浅一脚地抹黑去西城大队报到,开启了他在淮北长达40年零3个月的漫长生涯。

  比农民还农民的上海知青

  虽然对淮北第一印象不佳,但从小不怕困难、吃苦耐劳的宗伟钧在心里不断为自己打气:坚持,再坚持,挺住,再挺住,一定不要让淮北人民笑话我!他说到做到,衣不讲究,食不挑捡,与大队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,很快与西城农民打成一片。农活样样精通,相处个个友善,三年的下放锻炼,让宗伟钧成为村里人见人爱,比农民还农民的下放知识青年。

  他的大学梦是淮北人给圆的

  正是因为备受西城干部农民好评,1974年,广大贫下中农推荐宗伟钧去上大学。当大学的老师来家访时,正赶上宗伟钧往矿上拉煤泥,一夜劳作,浑身沾满泥灰的他一下就博得了老师的好感,老师高兴地说,大学里就需要他这样的知识青年去深造。10月,当他从大队部里接到录取通知书,特别是蚌埠医学院五个大字惊现在眼前的时候,他迟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,像他那样的下放知青还有机会得圆大学梦?再确认这是真事后,泪水再也忍不住奔涌而出,浸湿了发烫的通知书。顿时,儿时重病一场、死里逃生的经历,和父亲望其成为良医、回报社会的淳淳教诲一下子浮现在眼前,久久不去。这机会是淮北人民给的,我在大学一定要发奋学习,将来以精湛技艺、满腔的热忱回报淮北人民!

  他的命是医生给的

  让时光倒溯至1955年初的一个夜晚。5岁的宗伟钧由于出疹子而并发肺炎、脓胸,病情急剧恶化,奄奄一息,命将不保。一直因为孩子多,无钱为其看病而焦急的父母不得不痛下决心,变卖家中一切值钱什物,急送宗伟钧到上海市儿童医院救治。因病情危急,经请示,该院马院长急从家中赶去,组织大会诊。当时,上海物质匮乏,青霉素相当紧张,在马院长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把这孩子抢救下来的要求下,经过50多个日夜救护,终于将小伟钧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。正是基于感恩,从那以后,父亲就一直期望他长大后能成为一名良医,回报社会。

  无数淮北患者的命是他给的

      3年的大学苦读后,1977年,他回到淮北,1978年底,被分配到市人民医院内科工作。成为一名光荣的医生,开始了行医33年、抢救生命无数的光辉历程。

当时的市人民医院,虽然是淮北唯一一所综合性医院,但医疗条件十分艰苦,设备简陋,医疗手段也很简单,包括内科、小儿、干部病房的大内科总共才50多张床位。每天要抢救的病人得写上一黑板,交接班得需要一半天。宗伟钧等住院医师在上级医师的带领下不分昼夜地工作,租住中城民房的宗伟钧克服一切困难,全年满勤,从不迟到。

      1979年初的一个冬夜里,纺织厂送来一名年轻工人。该患者高烧不退,精神失常,情绪狂躁,全身浮肿,少尿血尿。全科调集人员紧急抢救,在安抚病人的过程中,因病情折磨而精神狂躁的病人一脚踢在了宗伟钧右眼角上,顿时血流不止。他稍事包扎就立即投入抢救。经过全力诊治,病人病情明显减轻。1993年肾移植手术成功后,该患者生一女孩,身体恢复良好,至今仍和已返沪定居的宗伟钧保持来往。每回接触,见到给宗医师右眼角留下的终身疤痕时,该患者总要表达一次歉意。

      1980年初的一个雪夜,下放的中城大队送来一名误服东西中毒的患者,由于当时市人医缺乏血液透析设备,宗医师连夜冒雪将患者送至母校蚌医救治,病人经过血液透析,很快痊愈出院。宗伟钧用一名医生特有的方式回报当初圆他大学梦的西城乡亲们。

      1984年初,因当时的市人医缺乏血液透析设备和相关技术,患者医保余额少和报销比例过低等因素,宗医生眼看着一个个患者因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加重病情,十分痛心。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填补该项空白,造福淮北人民。1986年,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,宗伟钧受命组建肾内科。外出培训,购置设备,建立血液透析中心,在全院上下的共同努力下,淮北市人民医院肾内科成为远近闻名的医疗部室,周边地市前来救治的患者源源不断。入淮40年来,宗伟钧从一名普通下放知青成长为一名主任医师,挽救过多少条生命,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——如同他记不清获得过多少荣誉一样。

  他至今仍在牵挂淮北 

      2011年6月,在淮北倾倾奉献了40年零3个月后,宗医生享受政策,光荣退休返沪。人虽不在淮北了,但四十年的青春岁月和难忘经历形成了伴之终身的淮北情节。如今,每逢有淮北朋友赴沪或患者慕名前去求治,他都特别高兴,热情接待救治,一如老乡重逢。淮北,已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,挥之不去的终身情怀。(青扬)


阅读 66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