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的故事

2018-12-29

  我是一名“老三届”上海知青,1969年到安徽亳县农村插队落户,1976年被招工到淮北石台煤矿,不久当上了一名宣传干事,以后又调入淮北电视台、淮北广播电视报等媒体工作至退休。从事新闻工作几十年,恰好与国家的改革开放“同步”,可以说,我采写的新闻稿件、拍摄的新闻图片、电视新闻,在某些方面纪录了改革开放的进程和人们物质文化生活的变化,而我自己在采写拍摄,特别是向媒体投送稿件的经历,也同样能够折射出社会发生的巨变。

 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,新闻媒体迎来了空前的繁荣发展,像《工人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等一批有影响力的报纸以及《科技日报》、《中国煤炭报》、《体育报》等行业报相继创刊复刊,各省也相应诞生一批报刊,有的还办起了晚报晨报。淮北市也是同样,《淮北日报》复刊、《淮北矿工报》创刊,还成立了市电台、电视台、淮北矿区广播站等,这就为基层通讯员提供了广阔的舞台。我当时在石台矿宣传部,主要的工作就是采写(拍摄)新闻稿件和图片,向各媒体报送。当年技术手段比较原始,文字稿件一律手写手抄,照片是用120和135相机拍摄,装上胶卷拍摄后在暗室里冲洗,等胶卷晾干后再进行照片的放大制作(投稿的照片一般放大至6寸)。因为在煤矿,我经常下井拍摄矿工的劳动场面,那就必须带上闪光灯,在工作面爬上爬下,其辛苦程度不言而喻。稿件完成后,投稿大致采取这些办法:本市媒体直接去人送达;省级和中央媒体,大多是邮寄。当年投稿不用贴邮票,只要在信封上剪去一个角注明稿件即可。但邮寄也存在用时太长的问题,一般需要四五天甚至更长的时间,这对于讲求时效性的稿件等于“扼杀”。为避免这种后果,只能派人送稿。

  我一年大约会有10来次去合肥送稿的任务,行程基本如此安排:早晨6点多钟从矿上出发,搭乘首班到市里的公交,然后迅速换乘到青龙山的汽车,在青龙山简单吃点早饭,再登上从阜阳开往芜湖北的绿皮火车,慢腾腾地颠簸,到合肥已是傍晚,下车先忙找旅社(当年住旅社很困难)。第二天忙送稿件,与编辑交流,第三天才能返回矿上。送稿虽然辛苦,但也确实能争取时间,提高上稿率。1986年春节,矿上开展了拔河、摔跤、篮球赛等多项体育活动。初二那天,我挎着照相机拍了一张摔跤比赛的照片,从构图、用光等各方面看都不错,背景还有节日气氛的大灯笼。我当天洗好照片配上说明:春节期间,淮北石台煤矿举办丰富多采的体育活动,图为职工正在举行摔跤比赛。第二天就直奔合肥,很快《安徽日报》、《安徽工人报》、《安徽体育报》等媒体相继刊用。在我去合肥的同时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将照片寄往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体育报》等中央媒体,不料两三个月之后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这幅照片,这大概是编辑同志对基层通讯员不易的体谅吧。当然,在照片说明中,“春节期间”的字眼被删除了。

       1988年,我调到淮北电视台,当了一名记者。工作有变动,但跑合肥送稿的任务却还在延续。当时,省电视台的地方新闻要靠各市台提供,虽然技术上有进步,拍电视已由用胶片改为用磁带,但磁带的信号传输仍未解决,只好由人送。交通条件也有所改善,早上乘汽车到符离集,再转乘北京到合肥的快车,中午到合肥,当天办完事。可是从合肥到北京的火车是傍晚发车,到宿县、符离集已是半夜,只好选择第二天坐慢车到青龙山转乘汽车。好在此时市里各部门单位都购置了汽车,此趟火车到青龙山,总有一些单位派车接人。我下火车后就寻找淮北车牌照,然后作自我介绍,请求搭车,凭着电视台记者的身份,每每如愿,也算享受到了便利。

  此景不长,很快淮北至合肥就开通了直达车,早出晚归成了现实,彻底告别了转车的麻烦。差不多在同时,淮北又开通了至上海的直达车,而我们的电视台又加入华东电视台协作组织,这也就为我们向上海电视台发送稿件提供了方便。1990年,我采访到一条淮北煤炭严重积压的新闻,电视镜头记录了触目惊心的场面:越来越多的落地煤,挤坏了生产设备,推倒了围墙,漫上了铁路,甚至涌进了办公室,使矿井生产陷于困境。在采访中煤矿领导告诉我,造成煤炭大量积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其中有一条很重要,就是在煤炭紧俏的时期,省市政府制定的煤炭出省加价政策,在煤炭积压时仍未改变,这一问题亟待解决。我当即意识到,这正是我们记者大声“呼”的时候。采访结束,我马上整理好素材,写好稿件,经领导同意第二天中午就送达省电视台。省台当即进行编辑配音,决定当晚播出。此时,我又利用省台的程控电话(当时淮北还未安装)直接向上海电视台通报情况,上海台当即表示,希望尽快将该新闻送到上海。我随即从合肥坐夜车直奔上海。清晨,当我出上海站时,上海电视台已经派车等候。我到达上海电视台,提前上班的编辑顾不得与我寒喧,立即投入工作。此时我的送稿任务基本完成,虽然紧张忙碌,又坐了一夜火车(火车是硬座,无卧铺),但此时我睡意全无。干脆,我又将文字稿整理一下,发给上海《解放日报》。当晚6:30,我看到上海电视台《华东新闻》播出了我的这条新闻,而更让我惊喜的是,晚上10:00的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也予以播出(由省台传送)。当我回到淮北后,文字稿也在《解放日报》华东版头条刊登。这当然有力地促进了问题的解决。此次送稿的经历,终生难忘。

  进入新世纪,我从电视台又调到广电报社,因为岗位的变化,我很少再写新闻,也就不再有送稿的故事了。实际上,由于科技的发展,送稿这种做法已经逐渐成为历史。这些年出于对文字的爱好,我经常写些言论、散文,同样向一些媒体投稿,但已绝对不需要寄送。只要轻点鼠标,瞬间完成。我也关注电视行业的发展,电视信号的传输当然已经不是问题。令人感叹的是,我常常看到电视台的直播节目,现场到观众直接连线十分便捷,完全没有了时空距离。而手机的发展运用,又让新闻双向多向传播变成现实。这与当年辛苦投送稿件的情景,可以说是天壤之别。

新闻报道记录了改革开放的历程和巨大成就;而改革开放同样也促进了新闻事业的飞速发展。(黄宣国)

img08564-1a.jpg

作者在河南焦作接受同行采访。

img08564-2a.jpg

上世纪九十年代市电视台工作人员在观看节目制作。

阅读 69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