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见证了淮电40年的变迁

2018-12-29

电厂图.jpg

  我是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鼓点来到淮北市的。

      1978年12月,在“文革”中被迫害致死的父亲得到平反,我被从插队的固镇县招工到了淮北,在等待进厂报到的那几天,我借居在父亲生前的同事家。22日晚8时,从收音机《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》里听到了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新闻公报。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天对于中国、对于刚刚从“文革”噩梦中醒来的中国人是多么地重要,它竟然是中国历史一个新纪元的开始。

  在选择工作单位时,我随意选择了淮北发电厂,这一选,我陪伴它走过了38年,度过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全部时间,也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企业所发生的的一系列变迁。

  淮北市有电历史可追溯至民国初年,是安徽省最早用电地区之一。清光绪30年(公元1904年)淮北始有煤窑,矿商于民国4年(1915年)从安庆购买一台蒸汽发电机安装当地发电,开始了淮北地区的最早用电历史。1938年日军侵华后当地沦陷,煤窑倒闭,工人流离,发供电设备在战火中荡然无存。直至新中国建国前夕,淮北电力事业一直处于凋敝萎缩状态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50年代随着淮北煤田的开发,满足电力需求成为迫在眉睫的事。1967年6月,国家计委批准在淮北市兴建大型坑口电站——淮北发电厂,第一期工程于1973年投产2台50MW燃煤发电机组。投产后的淮北发电厂,一举成为安徽省和淮北地区的重要电力源。

  到我进厂时,淮北电厂已完成一、二期工程,建有2台50MW机组、2台125MW机组,都是代表当时国产机组的最先进的双水内冷发电机。当时在淮北能成为一名电厂工人是很自豪的。虽然拿着与其他企业一样的国标等级工资,但是面对轰鸣的机组、宽敞的厂房,最先进的大工业呀。我心中的兴奋与自豪油然飚升。

  伴随着改革开放,国民经济持续转暖,作为“先行官”的电力企业进入“快车道”,1979年到2005年,淮北发电厂又先后完成了三、四期的扩建,安装了4台200MW氢冷发电机组。加上此前对老机组的增容改造,此时的全厂总装机容量已达124.5万千瓦,再次名列安徽省前茅。

  淮北发电厂一直以来都是淮北市的骄子,是全市人民瞩目的企业,作为当时淮北发电行业的“独生子”,在建设初期,担任总指挥的就是时任市委书记的赵凯,每到建设关键时刻,赵凯书记都亲临现场。在计划经济时代得天独厚的淮电,改革开放后,开始面临着一系列深刻的改革。1982年淮北发电厂被水电部划为首批全面整改企业,80年代中期在安徽电力行业中率先实行“厂长责任制”。1993年,全面实行“三项制度改革”,打破职工“铁饭碗”,全员实行“合同制”,职工的收入与岗位、职责、企业效益挂钩,打破了“平均主义”的分配模式。职工先天而来的优越感淡化了,与企业命运感突出了。由于效益好了,职工的收入也开始了飙升,一时间,电厂姑娘小伙谈对象也身价倍长,每到周末,淮北市的大小饭店都坐满了电厂职工。2002年电力系统全面改革推开,“厂网分家”,电力系统由一个“大家族”分家成了7兄弟,衍生了更多,电力系统进入了“战国争雄”的发展阶段。

  于此同时,淮北市电力行业也由淮电这个“独生子”变成了“儿女成群”,淮北国安、淮北临涣、淮北平山……,一座座发电厂拔地而起,发电量的竞争,发电小时的考核,劳动效率的高低,都成了发电企业生存发展的命根子。作为电厂的一员,我深深感受到了改革年代不仅给企业带来的机遇,更多的是带来了挑战。

  淮北的发电企业都是燃煤机组,当初是按坑口电站来建设的,电厂锅炉是依淮北煤质来设计的,当改革的潮流涌起,煤炭企业率先走向市场后,电力企业马上面临“找粮”问题。从90年代中期起,对煤炭的需求,是电力人走向市场的第一个脚步,北上山西、内蒙、河南,南下湖南、两广,自筹燃煤逼着淮电人去学习市场、掌握市场。煤价节节飙高时,就是电企束紧腰带日。于是,淮电职工彻底抛弃了“自傲”,自己找市场,自己去打拼,为求生存,数千职工常年工作在外部市场,从苏丹、印尼的国际市场到山东、河南、广东、湖南等地的国内市场,一时间,“夫妻共同出征”、“父子联袂打工”都成了佳话,曾经上下班时浩浩荡荡的人流不见了,“门庭冷落车马稀”,于是不明内情的市民常常会发出“淮北电厂怎么了”的疑问。而淮电人则学会了在市场经济海洋里游泳,懂得了市场经济的“优胜劣汰”法则,敢于自己去把握自己的命运。

      2005年,大唐淮北发电厂在全省率先相应“上大压小”,以凤凰涅槃、虎山再生的气魄,关停容量小能耗高的老机组,在虎山新建两台660MW超临界新机组,从而实现了由老厂向新厂转移、由低效向高效升级、由主业到全面发展。

  因为淮北电力企业的群雄逐鹿,人员流动也成了日常的现象。如今身边的同事、学生纷纷有人“跳槽”,去追求自身更大的价值与目标。社会需要人才,成才需要奋斗,对于改革开放年代的人来说,这是一个重大的观念转变。

      40年的改革开放,不仅使中国突破“计划经济”樊笼,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如鱼得水,高速发展,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实体,更从根本上改变了长期以来传统农业社会产生的许多陈旧观念。如环境保护越来越为社会所重视,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讲的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作为电力人,我们对此深有感触。

  记得刚进厂时,虽然是大电厂,那时的观念也是“重生产轻生活”,我们住了整整三年的防震草棚。生产现场也不注重劳卫保护,零米层的值班室就是铁皮房,不隔音还闷热难熬。控制室同样简陋,一旦锅炉烧正压,室内一片尘灰,个个蓬头垢面。电厂高大的烟囱是淮北市的地标性建筑,却时常冒着黑烟,落下的尽是片片擦不净的黑灰,只要刮西风,半个城区要遭殃,学校忙不迭的关窗,主妇忙着收衣服。

  随着改革深入,社会进步,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越发强烈,为给淮北人民创造更加优美的环境,电厂将保护环境作为自己的社会责任。这期间淮北发电厂建立了环保站,对锅炉燃烧设备先后进行了除尘、脱硫、脱硝等数次重大改造。

  从1998年起,淮北发电厂先后投资8000多万元,将全部水膜除尘器改造为高效电除尘器,烟尘年排放量由改造前的3.9万吨减少到不足7000吨;扩建机组严格按环保“三同时”和投产达标的要求开展工作。8号机组的环保投资配套了湿式脱硫设施,脱硫效率达95%以上。技改后的除尘效率达99.6%,机组投产时,烟尘排放浓度可保证在150mg/Nm3以下。为了减少烟气中氮氧化物的排放浓度,2004年起,趁机组大修之机,陆续将原燃烧器改为低氮燃烧器。8号机组加装脱硫系统和低氮燃烧系统,进一步降低环境污染。随着老厂区的关停,蓝天白云已成为淮北市的主色调。

  淮北发电厂还三次投资600余万元,改造和完善废水处理设施,实现了工业废水的全部回收利用,年回收水量约180万吨;为使粉煤灰达到资源化利用,总投资4000余万元建起了全厂干出灰及浓灰浆输送系统,还可制出高浓度的灰浆输送到灰场,达到节水目的。

  如今走在淮北市区,无论你身穿洁白淡雅服装、还是漂柔多姿的裙衫,再也不必担心天上飘来“电厂灰”了。进入淮电的虎山新区,那里绿树成荫,空气洁净,控制室里窗明几净,环境宁静,机组调控都采取了DCS自动化操作系统,值班人员轻松地点击鼠标就可以完成各项操作。这是一所真正的花园工厂。

      40年之于人的一生是漫长的。如我,从青年走到了老年。然而40年之于社会发展却是短暂的,40年的往事正如歌如诉地在我们的心头回荡,这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,这是一生中难以忘怀的经历。

  说来也巧,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前夕,大唐淮北发电厂再一次成了全市人民关注的焦点。2018年10月24日,大唐淮北发电厂5、6、7号机组冷却塔及7号机组锅炉框架成功实施定向爆破拆除。一声轰鸣骤响,三座138米高的、曾经是淮北地标的庞然大物的倒塌,宣告了淮电一段历史的终结,也宣告了一个绿色发展时代的到来。

  在改革开放40年里迅速发展壮大的淮电,如今又一次走到了自己历史的新起点。

  作为一名曾经的电力职工,我见证了淮电40年的变迁,并将继续关注它的明天。即兴赋辞一曲,聊表我心:

  双双燕

  记冬雪日,却春雨徐来,绽群芳圃。沧桑几度,不改我黄钟赋,回想英雄如虎。四十载、莺歌燕舞。遥看这大唐旗,遍及神州如树。

  征鹜,风为羯鼓,赞不弃初心,把晴芳赴。银波长掣,电举国光翔宇,环我苍山海曙。逐日处、谁思夸父?情未艾梦犹新,白发短搔可顾。(大唐淮北发电厂 方庆建


  短评:一篇文章,一段历史。见证了发展和变迁,抒发着奉献与情怀。原淮北发电厂职工方庆建先生的这篇文章,几乎就是一部浓缩的淮北发电厂,乃至全市电力企业的发展史。从中,人们感受到的不仅是我市电力事业的发展与进步,更是淮北电力人对事业矢志不渝的热爱和与时俱进、攻坚克难的改革精神。而这,正是淮北人民不断拼搏进取、共建美好家园的可贵传承。


阅读 121
分享